经观传媒出品,提供真实、易懂、硬核、有趣的大健康商业新闻,这里几乎找不到科研、卫生科普等非商业信息通策医疗的营收增速自2017年反弹后,已经连续放缓三年,这对应的是“蒲公英”计划的“拖沓”。在雪球等多个二级市场投资社区里,“虽然看好通策医疗,但透支了未来几年的业绩”,这样的讨论频繁出现。

  壹 “按说通策医疗应该可以跑得更快,不缺钱,标的成色也还行,但就是股价起来了,业绩增长一般。”有着类似疑问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,资本市场给予了这种模式很高的认知,但落地情况的确不理想。

  贰 通策医疗很难比得上竞争对手的扩张速度,但是行业没有定论,到底哪种模式更符合未来市场的需求,还无法验证。

  5月19日,通策医疗发布公告称,公司第一大控股股东杭州宝群实业集团有限公司(后简称为“宝群实业”)再一次质押通策医疗的股份,同样的事情,在过去的一年已经发生了11次。

  经记者统计,宝群实业未来一年到期的质押股份数量为3541万股,占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32.72%,占公司总股本的11.04%。

  两家公司的实控人均为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,宝群实业在12笔质押中的资金用途都提及“体系外医疗项目建设资金需要”。行业共识是,这与通策医疗一项名为“蒲公英”的扩张计划有关。

  2018年底,这家风格偏稳健,转型医疗服务12年仅持有不到30家口腔医院的医疗服务机构,突然宣布“未来3到5年在浙江省内建设100家分院”。也是从这一年开始,通策医疗的市值开始起飞,从2018年的134亿元,到了如今近1119亿元。

 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“赢者通吃”的故事,因为2018年之后,整个医疗服务行业融资遇冷。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小型公司来说,实体医院回本周期长,没有融资,就很难有新医院,继而又失去了新的融资机会,这是个恶性循环。而作为行业内唯一的上市公司,通策医疗在融资渠道上的筹码要多不少。

  但速度并不算理想。截至去年年末,它在浙江省内建设的的“蒲公英医院”数量达到了33家,年均十几家新点位。在最近的业绩交流会中,其管理层透露,截至今年第一季度,已经谈拢12家省内医院,且2021年将继续维持20家的增速。这意味着“蒲公英”计划在3年内无望完成,放至5年,通策医疗也要在未来两年内提速两倍才能达标。

  而相似的背景、模式和资源禀赋,爱尔眼科直接撬动了8笔并购资金,推动上百个项目同步进行,目前在全球已经超过600家机构。它的营收是通策医疗的6倍,净利润是4.25倍,而188的市盈率却低于通策医疗的223。

  通策医疗的营收增速自2017年反弹后,贝博官方平台已经连续放缓三年,这对应的是“蒲公英”计划的“拖沓”。在雪球等多个二级市场投资社区里,“虽然看好通策医疗,但透支了未来几年的业绩”,这样的讨论频繁出现。

  2018年是民营连锁口腔行业明显的“分水岭”。太平洋证券《2019年口腔医疗服务行业深度报告》显示,2018年国内获得融资的同类型项目有16家,创下历史新高。但在此之后的几年,行业的融资数量和金额均迅速下滑。对于那些只能通过出让股权,从风险投资人那里拿钱的中小型连锁服务机构来说,降低开店节奏是唯一的选择。

  包括瑞尔齿科、拜博口腔在内的行业明星公司,也都开始减速。瑞尔齿科在2017年D轮融资之后提出过“千店计划”,要在2025年达成。相比于通策医疗的口腔医院,瑞尔齿科多为诊所,开店容易很多。但四年过去了,瑞尔齿科只是增加了30个新点位,达到110家,“千店计划”目前在公司内部已不被提及。拜博口腔也是在2017年超过200家店的“天花板”之后,几乎无新的增长。

  几家主要竞争对手缺钱,也直接导致了标的“降温”。一位不愿具名的连锁口腔行业从业者告诉经观大健康记者,即便是在上海这种大型的区域市场,从2019年开始,口腔连锁转让标的多了不少,成交价自然也降下来了。换言之,如果有品牌能解决钱的问题,想要趁机跑马圈看上去并不复杂。

  也是在这个阶段,吕建明开始频繁质押股份。控股股东未来一年到期的质押股份数量为3541万股,即便按照目前股价的一半去估值,质押股份也对应了60亿元以上。瑞尔齿科刚刚完成了2亿美元的E轮融资,这个资金规模跟通策医疗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通策医疗拓展“蒲公英医院”的方式跟爱尔眼科接近。以收购为主,共建、自建为辅。在推行“蒲公英计划”之后,通策医疗一般通过公司出资51%,同时绑定医生集团或当地成熟口腔医生入股,迅速敲定收购医院。先体外培育一段时间之后,再并入上市公司报表。

  甚至通策医疗的投资标的所对应的扭亏为盈周期更短。国盛证券报告显示,通策医疗的口腔医院在1-3年扭亏为盈是常态,而爱尔眼科基本要在3年以上。通策医疗管理层在2020年业绩交流会中还提到,医院盈利的时间会进一步缩短至半年到一年半,但公司方面并未向外确认这一数据。单院收入也由2016年的3662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5919万元。

  “按说通策医疗应该可以跑得更快,不缺钱,标的成色也还行,但就是股价起来了,业绩增长一般。”有着跟上述行业从业者类似疑问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,资本市场给予了这种模式很高的认知,但落地情况的确不理想。

  2019年,通策医疗在浙江省内新增的“蒲公英医院”高达21家,2020年速度相对放缓,年并表新增12家。公司对外称,形成了平海、城西、宁波、绍兴四大区域医院集团。通策医疗将这种模式概括为“旗舰总院+分院”,并计划以浙江为模型,向全国推广。据通策医疗管理层透露,目前,通策医疗在省外有12家机构。

  跟几家主要的竞争对手不同,通策医疗一般选择口腔医院为主,而非小型连锁诊所。同样一个点位,诊所只需要三、五百万元,而医院需要投入一、两千万元,实现收支平衡的时间也被拉长。且通策医疗共建的并不多,一年的新增点位中,仅有两三家,其余均为收购。共建会降低前期投入,但寻找标的,以及商务谈判会消耗不少时间。

  这意味着通策医疗很难比得上竞争对手的扩张速度,但是行业没有定论,到底哪种模式更符合未来市场的需求,还无法验证。

  通策医疗并未对外表达过对诊所模式的看法,公司的战略依然是主打医院。目前基本完成了浙江北部的布局,下一步的进攻点是浙江南部市场。“预计4月底对温州口腔医院建设。”通策医疗管理层对外表示。

  以温州为代表的浙南市场,被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占据。2016年,在连锁口腔扩张潮下,中国口腔医疗集团迅速在温州市场扩张,其中,民营牙科医院的数量由7家增至2020年的15家,民营牙科诊所的数量则由约180家增至390家。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按2018年收益计,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在温州民营及整体牙科服务市场占约24.1%及11.9%的市场份额。

  不过,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业绩也并不如人意,这或许是通策医疗的机会。其招股书显示,2018年,它的营业收入达到新高,约为7363.7万元,对应的净利润仅为2256.1万元。而去年因为疫情影响,营收直接下滑至5793万元。受此影响,自去年2月,它已经辗转三次向港交所递交申请,寻求募资上市,至今仍无下文。

  “这个行业一直热度很高,大家都说‘金眼科,银牙科’,但这个行业的几家龙头公司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增长问题。相比于眼科、体检等领域,已经有了巨无霸公司,且都已经覆盖了全国大部分的发达地区。但通策还只是一个区域性公司,它也没搞清楚如何让自己快起来。”上述从业者称。

  原标题:《为增店一年质押股权12次,速度始终起不来,“口腔第一股”通策医疗如何撑起千亿市值?》